大会首页 | 年会简介 | 年会议程 | 最新报道 | 峰会概况 | 进入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
  会务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务 -> 2014中国互联网大会 -> 特色分会

猎豹移动CEO傅盛:不需要借周鸿祎刷“存在感”

2014中国互联网大会 特色分会   2014/9/6 21:34:33

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讯 8月28日上午消息,2014年互联网大会于8月26日-2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猎豹移动CEO傅盛在现场问答环节表示,自己虽然与360和周鸿祎存在恩怨,但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没必要借助周鸿祎刷“存在感”。

  傅盛曾是360高管,周鸿祎是他的导师和“贵人”之一,但后来双方交恶。“这一页翻过去,不计前嫌;但对于职业操守的质疑,我是不接受。”傅盛说。

  傅盛2005年加入奇虎360,带领团队打造了安全软件360安全卫士。2009年,他出任可牛影像CEO兼董事长,并在2010年与金山合并。2014年3月25日,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公司,傅盛出任猎豹移动公司CEO。

  在可牛期间,傅盛的公司推出多款安全产品,与360正面竞争,这让周鸿祎非常不满。2011年9月30日,360在香港高院起诉傅盛,称后者利用360机密资料,开发电脑安全软件“可牛免费杀毒”。奇虎还称傅盛违反保密责任,并且挖走奇虎360工程师。

  傅盛与360和周鸿祎的关系从此急转直下。周鸿祎后来放言,“傅盛如果不提我就没有存在感”。而在今天的采访中,傅盛宣称自己不需要靠周刷存在感,离开360只想做自己能够掌控的事情。

  对于外界将猎豹移动称为“小360”的说法,傅盛笑称,希望有天大家能把360称为“小猎豹”。

  以下为傅盛发言的精华节选:

  ——猎豹首先要在某个局部发挥战略作用,同时获得了发展机会,所以成为了一家非常独立的公司。就算是棋子,也是一颗“阶段性”的棋子。

  ——我们在3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炮火最猛烈的公司,当然是爱恨情仇的360啦。当时我们是一家唯一一家高速发展的安全公司,对手则是行业第一,对抗不可避免。

  ——离开360,只想做一件能够自己掌控的事情,不想再回顾。360的“反向路演”,给我了一次更好的锻炼,让我的路演与众不同。

  ——这一页(指与周鸿祎的纠葛)翻过去,不计前嫌;但对于职业操守的质疑,我是不接受。

  ——我的存在感已经完全不需要依赖360了。这就像抗日战争:我们肯定不能只靠抗战的回忆活着,但日本人要否认南京大屠杀,我们肯定不同意的。

  ——我不需要回忆历史才有存在感;如果周鸿祎说我要靠回忆他才有存在感,那么我只能说,他是活在他的回忆里。

  ——如果3年前360全力反扑,我们机会很小;但如果今天它反扑我们,我想我们机会均等,至少有机会反扑它。

  ——我们不是要变成“小360”,而是要让360变成“小猎豹”。

  ——雷军与周鸿祎最核心的区别是,他挺懂得尊敬创业者。他认为“人意即天意”:人和人之间总会有纠结和利益冲突,但你不能强人所难,否则就没法共存了。

  ——雷军和我的关系是“亦师亦友”,第一次接触到现在已经6年了。他教我如何去做企业,如何理解人性,如何具有战略眼光。我会思考他为什么做小米,小米代表了哪些先进的东西。

  ——王小川是我很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喝酒。他最值得学习的是对于格局的思考,比我要好。投资人说我很擅长产品,但在大格局上不行。后来,去年底我就向董事会提出了猎豹移动要独立上市,于是在6个月后就登陆纽交所了。

  ——产品经理就像一个大木桶,之前比拼设计、交互、功能,后来就开始比拼战略、资源,你的短板决定了你的高度。

  ——我与张小龙接触很少,主要通过产品本身揣摩他如何思考。微信最让我佩服的设计是,5.0版本打开后首先是一个打飞机游戏;他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微信可以玩游戏了。

  ——整个的互联网的规模会大10倍以上,未来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大公司的托拉斯时代会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过去;不光是BAT,三大运营商都会被颠覆,他们如今已经沦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水管工”,以后银行也会沦陷。

  ——移动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更平;我们面临这么好的机会,干嘛还要在小市场里和恶霸打架呢?

  ——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就变成不同的自己;我觉得自己不是和七八年前的自己不同,是和去年的自己不同。

  ——我们这一代人一直沉浸在做好学生的快乐中,沉浸在比较中。做领袖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会失去自己,会被别人指指点点;做自己才是最快乐的事情。

  ——我最大的恐惧是不能持续地了解自己。人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形态;有时你觉得懂自己,其实你不懂,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万一有一天我不了解我自己了,这就是我最大的恐惧。(彦飞)

  以下为访谈实录:

  艾诚:现场的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正在进行的是“速写傅盛,中国互联网中生代领袖”的转场,我是大会的主持人艾诚。听到这个题目,叫“中生代领袖”,我们今天不能请出所有的领袖,只能请出一位代表,到底他能不能成为代表,下面30分钟就靠他来证明。他叫傅盛,到底优不优秀,但是我发现,这绝对是一个屌丝逆袭的经典故事,他从3721到奇虎,然后到可牛,如今走到猎豹移动,可以说他从一个不是非常主流的学校,山东工商学院一路走来然后在纽交所成功上市,我想这是所有互联网的朋友们特别喜欢听的故事,因为逆袭了,因为梦想成真了。所以,我觉得他的故事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讲的清楚,但是我们一个艾问的小伙伴说,我觉得特别能讲的清楚,不就是一个屌丝男和他的明星老板的爱恨情愁吗?他的明星老板是谁?就是雷军和周鸿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版本,掌声有请傅盛先生。

  我刚才看到说,有人说今天比昨天还要精彩,我觉得我做不到,所以刚才跟傅总商量了一下,这30分钟,我就申请的凝望您,然后您讲。

  傅盛:你还是要提问题,我想至少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找我来要300万。

  艾诚:一般开始之前我都会问我的嘉宾,哪年,哪月,哪日?我先确定好你的星座,才知道用什么样的与其跟你交流。

  傅盛:1978年3月6日。

  艾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您还有我们的周鸿祎先生知道真实的答案。您现在父母在哪儿?

  傅盛:都在北京。

  艾诚:您跟父母关系好吗?

  傅盛:非常好。

  艾诚:那就说明傅总容易沟通,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我发现您所在的公司,猎豹移动的父母还是挺多的,第一大股东应该是雷军先生的金山,第二大股东是?

  傅盛:第二大股东是腾讯

  艾诚:而且百度、阿里好象也都是猎豹的天使投资人。

  傅盛:阿里不是,百度和小米。

  艾诚:总之,互联网的这些江湖老大,好像跟猎豹都是爹妈的关系,算吗?

  傅盛:其实更多是资源支持的关系,猎豹其实在运作上是一家非常稳定的公司,猎豹是通过董事会对管理层进行管理,然后董事会对管理层的授权非常大,业务方向,整个财务其实基本都是管理层在定。

  艾诚:如果你的爹妈吵架,你站在哪边?

  傅盛:谁对站在谁那边。

  艾诚:如果猎豹的大股东们,发生争议了?您站哪边?

  傅盛:哪边都不站,只站猎豹这边。

  艾诚:江湖上有一个说法,说其实猎豹是巨头之间的一颗棋子。

  傅盛:对,其实每个人的成功是一步一步的,我们可能听过太多的传说一样的故事,比如有一天有一个人有好的念头,然后就改变了世界,有一天你上了一个厕所,就融了几千万美金,这种故事深深印在人的脑海里,但是大股东人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猎豹也是这样一家公司,它首先要发挥某些大佬的作用,战略投资本质上就是发挥它的战略作用,但是发挥完战略作用,猎豹又有了新的发展机会。我们不要忘了微软Facebook,微软也投资过苹果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这两家公司独立变成伟大的公司。所以,就算我们是一个棋子,也是阶段性的棋子。

  艾诚:但这颗棋子非常有意思,不跟自己的爹妈抢国内的市场,猎豹移动的战略是67%的国际市场的活跃用户,你是想用国际来包围中国吗?

  傅盛:对,我们自己在发展过程中,可能大家都知道,猎豹已经是在三年的发展历程中,互联网领域经历炮火最猛烈的公司。

  艾诚:为什么?谁炮你?

  傅盛:当然是跟我们有爱恨情愁的360。

  艾诚:怎么仇恨那么大。

  傅盛:也不是仇,我们是在安全领域唯一独立安全发展的公司。

  艾诚:你离开360的时候是因为什么?

  傅盛:我有很多原因,我不想再回顾了,至少我想自己独立的做一件自己的事情。

  艾诚:不想往回看,但是我看别人还是揪着不放,猎豹是2014年5月8号上市,但是我看360做了很多反向路演,就是当这家公司向投资人陈述自己公司的时候,就是不讲自己公司,反而是讲竞争对手,他就是直指猎豹,你当时什么感受?

  傅盛:我就觉得又给我一次更好的锻炼,让我的路演更变得与众不同。

  艾诚:现在已经上市了,释怀了吗?

  傅盛:其实我早就释怀了,我的态度是往后看,这一页翻过去了,我可以不计前嫌,但是如果你拿出历史来说,比如历史是对我的诬蔑,我是断然不承认的。

  艾诚:当时我做过艾问周鸿祎,他对您的评价是,傅盛这小子,如果不提我,不提360他觉得没有存在感。真的是因为您说您3月6号出生,又说您的身份证前面是360。

  傅盛:我的存在感已经不需要完全依赖360,但是这是一段过去,就好象抗日战争,但是我们不需要回忆在抗日战争里才能活着,但是有人说日本没有大屠杀,一定是错的,一定在变迁,很多场合在变迁,可能我们的文化不喜欢变迁,喜欢清者自清,我的人生早已经展开了新的一页,我不需要回顾历史才有存在 感,如果他认为我是通过回忆他才有存在感,我只能说他活在他的回忆里。

  艾诚:好像今天下午周鸿祎先生有演讲,大家可以传递一下我们这一场的信息。现在的猎豹移动,江湖上有一个昵称叫做“小360”,因为很多业务是互相竞争的。周鸿祎先生就说,如果我反扑你,你还有活的余地吗?

  傅盛:如果放开三年前,两年前,他不是过做的开动了和百度的战役,不是过做的设计硬件,我觉得他如果全力以赴的反扑我们,我们机会很小。但是,今天他无论怎样反扑,我相信机会至少均等。我们最近讨论的核心话题就是我们如何让我们自己不再是一个“小360”,而是让360变成一个“小猎豹”。

  艾诚:很有意思,您对周鸿祎先生的态度是这样,但是对另外一位也是大佬,雷军先生,你好像一直挺尊敬的,说他是你人生的贵人,你是他的学生。

  傅盛:对,我觉得雷总给我的帮助是巨大的,其实从离开360之前的那几年,周鸿祎也是我的贵人,这是肯定的,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一个阶段都是我的贵人。

  艾诚:那您不有一点挺那个,就是贵人帮到你,结了,我不需要了,我找更好的贵人了。

  傅盛:这里面有很多历史,不是我不需要了,是他找别的贵人了,首先我做出的贡献,我觉得有回报了,我对雷军大概只有感激。

  艾诚:这两个贵人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傅盛:如果说最核心的区别,我觉得雷军懂得尊重创业者。

  艾诚:您这一巴掌打的特响,反之是什么意思呢?

  傅盛:没有反之了,我记得第一次见雷军,不久以后他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以前总觉得用理想主义支撑着别人,但是后来他发现每个人有自己的诉求是正常的,我觉得他对人的尊重来自于这句话,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总会有彼此的欲望的纠结、冲突,甚至会产生利益的不均。但是,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这样人和人才可能真正的相处下去,否则强人之间的相处是没办法的。

  艾诚:你怎么理解周鸿祎呢?

  傅盛:咱们不谈他了。

  艾诚:那谈雷军。之前您的团队给我一个小纸条,说可以说傅盛,可以说傅盛是雷军的学生,但是不要把傅盛和雷军做比较。我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呢?

  傅盛:我也不明白。

  艾诚:那说说,如果您是他的学生,您跟他之间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

  傅盛:我觉得雷军和我的关系,现在有点历史遗留,因为他第一次接触我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六年的时间了,我在这个过程中,我既从他给我讲的道理上去理解了如何去做一个企业,如何在管理上真正的理解,又从他做小米的近距离的接触当中,我其实在不断的反推小米模式,他为什么会开始做小米,小米当中究竟代表了哪些先进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认为我从他身上学到了非常多,非常多的思想。

  艾诚:我感觉雷军这次没来大会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新闻发言人都来了。

  傅盛:我觉得人总希望或多或少的看高自己,看低别人,人最难学会的一个词,叫做学会仰视,因为人要去仰视一个的时候,事实上你是在承认自己不如他,我觉得很多人是学不会的,但是我认为我自己在这一点上,至少我今天对雷军是仰视,所以我能真正向他学习很多东西。

  艾诚:好,你仰视,我念一组名单,王小川,张小龙,这一组人马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中生代领袖,你觉得谁是更好的产品经理,因为他们都自称是产品经理出身。

  傅盛:小川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小川让我值得学习的最大的一个点是他在整个格局上的思考,我记得腾讯入资收购完成以后,我的投资人还说,你做产品很强,但是大格局上,是不是花的时间比较少。这个从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我,所以我在去年12月底向董事会提出猎豹独立上市,大家可能也没想到会那么快,6个月的时间快速上市。

  艾诚:所以感谢王小川。

  傅盛:对,他在搜狐做了很多年,我们也聊搜狐内部。

  艾诚:谁是更好的产品经理?

  傅盛:这没有更好,只能说大家互有特质,我觉得最开始的产品经理就是交互、设计、功能,到后来开始比拼定位、战略、资源,它是一圈圈的开始长大,当你一些特别短的时候,所以,差别经理有的时候在一些地方特别强,有的时候又把缺点掩盖出,所以,我觉得产品经理更多是在特质本身。

  艾诚:那像张小龙,微信支付,你跟他相比,你的短版在哪儿?

  傅盛:我跟小龙接触很少,我通过一些产品本身在揣摩他在设计微信的时候如何进行这样的思考。我觉得我跟他相比还不够的地方,应该说是他曾经有一个一无所有的摇滚,就是你打开是一个摇滚曲,他一直在强调一个好的产品一定要会听摇滚,才能做到产品,文艺气息。

  艾诚:我记得好像周鸿祎的办公室里就有一个摇滚。

  傅盛:对,听完他这句话,我就下决心买一个好的耳机,我觉得可能唯一的一点。我认为唯一的小情怀并不是打动大众的总体需求,微信里面最让我佩服的设计是在5.0的时候一打开是一个打飞机,他告诉全中国所有人,微信可以玩游戏了,他不是用简单的插图说微信可以玩游戏,而是让用户去体验。我觉得张小龙在差异化设计上非常好,所以这一点是真正可以去学习的。我们最开始选择战略目标的时候选择国际市场,是因为国内360+腾讯在移动安全上的竞争太激烈了,我们认为我们可以拿下一个市场,但是不能成为NO.1。而且金山以前有一个名字叫千年老二,我去了以后对这个词恨之不武。所以,我们当时所有的想法就是如果这个领域不能做,就一定不做,所以我们看到国际市场。然后可以看到我们清理大师下载以后,它的色彩的变化,这其实跟以前也是不一样的,这也是花了很多心思。

  艾诚:从今以后不做老二,想做老大,至少要卓越,要冲向第一。我感觉中国互联网大会下次可以换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大森林聚会,因为在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上,有百度熊,有天猫,有搜狗,有腾讯企鹅,然后多了一个猎豹,猎豹好像有称霸的欲望,会一统大森林吗?

  傅盛:我觉得一统大森林,也是上一代人的理想。今天一个最好的机会是互联网开始向传统领域发起了进攻,整个互联网会比现在大十倍,甚至百倍以上,会有越来越多的增量市场和新兴市场等待我们去挖掘。我们可以找到自己可以寄托梦想的领域,可以从这个开始。

  艾诚:都是心灵鸡汤,到底能不能一统大森林。

  傅盛:统不掉,大公司纯粹的托拉斯的时代会随着互联网的加剧会过去,像我们以前认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这些电信运营商,当年我们认为他们才代表真正的移动互联网,但今天可以看到他们已经沦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水管,他们当然很重要,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形态了,真正的形态是BAT,我们现在认为银行很重要,但是今天的支付宝给我们带来所有的想象。我们只会在我们最专注的领域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今天我们在国际互联网上拉开了国际的序幕, 我们认为未来移动互联网是中美两国共同来领导,中国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生产制造上,在互联网的研发上会有自己的优势,美国会在大数据,系统、文化、商业模式 的创新上有自己的优势,而移动互联网让全世界变得更平了,我们在过去一年当中,全球的下载量超过6亿,全球的活跃度从四千万增长到2.8亿,只用一年的时间,这在过去的任何时代不可想象。我们面临这么好的机会,干嘛要在小市场跟恶霸打架呢?

  艾诚:每天的这个夏天其实对上市公司而言都特别的热闹,因为财宝出来了。我看到你们第二季度财宝发布后,傅盛向全体的猎豹员工发了一封信,这封信叫做新的征程才刚刚开始,他又用了一句鸡汤大发大家,说如果我有一天我们回首发现,这个时代因为我们的努力留下精彩的一笔,今天的估价、市值、财宝都是浮云,这些都是你写的吗?

  傅盛:对。

  艾诚:这些你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傅盛:其实以前我们相信的很多事情,不在乎我们认为太在乎的东西,我们太在乎了就束缚了自己,这样你就真的有可能只变成一颗棋子,而当已经迈过那个阶段,我觉得这个时代给我们的机会太好了。你说周鸿祎需要我刷他才有存在感,他已经不知道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我觉得我们这代人都有机会面对整个大世界,整个大的移动互联网,你羡慕乔布斯的时候,也许你的努力就有可能让你有接近他的机会。如果我们的青春只有十年,我觉得可以用自己有限的时间做一些足够好的产品。当然,今天我们做的还很不够,可能是一穷二白,但是不重要了,这些已经过去了。

  艾诚:反正一句话,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就好象当年失恋了,然后现在发达了,跟那么女孩儿说,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大家都看到你是一个屌丝逆袭的传奇,1978年出生的傅盛和现在的傅盛:有区别吗?

  傅盛: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人,也许只是我比较诚实一点,有的人说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觉得更多是通过学习,然后再去感悟,一个人最大的快乐就来自于认识你自己。

  艾诚:把你放在中国互联网的中生代领袖,您觉得您作为领袖,你跟其他的这些号称自己是大佬领袖的人而言,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傅盛: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想当什么领袖。

  艾诚:假。

  傅盛:你们当然认为是假的,刚才在台下跟你交流,我一直说六几年,七几年,八几年有自己时代的特性,比如你想做艾问,你想把艾问做成世界500强吗?

  艾诚:我经常跟人说,我们就是自娱自乐。

  傅盛:假。我觉得我们这代人,70后这代人,或者以前这代人,他总是沉浸在一个做好学生的快乐当中,我一定要变得出人头地,一定要让父母提起来,你比邻居家的谁谁谁要好,或者你不如谁谁谁家的。后来真的我发现这些东西不应该是我们追求的,我去美国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比他努力那么多,我 们比他人也多,为什么重大的创新和发明都是他们做的,这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教育,我们认为书山有路勤为径,后来我们想我们整个价值观上是有问题的,我们不是在做真正感兴趣的自己。所以,我觉得也许做领袖就是你会觉得非常累,然后很多人天天指指点点,而且你会沉浸在虚幻当中,做自己最快乐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艾诚:今天傅总坐我旁边,我觉得非常的真实可爱。让我们真正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在互联网中屌丝逆袭的传奇。那就是一本武侠小说,最后一个问题,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傅盛:这个问题是非常好的问题,我最大的恐惧就是不能够持续的了解自己,我认为我是在一个不断了解自己的过程当中,我觉得人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心 态,有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什么,后来觉得不需要,你经常会在不了解自己的过程中做出了很多错误的决定,而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万一我的恐惧是不了解自己。

  艾诚:现在我们看到外部对傅盛的评价描述是准确的吗?

  傅盛:我的角度看不准确。

  艾诚:到底傅盛是谁?

  傅盛:我记得我好想在一个微博里说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傅盛是谁不重要,尤其对这个社会而言,这个社会从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成王败寇的社会,其实上市就像读书的时候填一张考卷,它就是人生过程的一部分。我们没有因为这件事有什么大的改变,而今天傅盛是谁,或者雷军是谁?我觉得可能都不是可比较的,他 只要能够在他们的角度觉得他们有的东西可以学习一点点,其实对方就够了。而对于我来说,我要知道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我到底是以什么满足感而存在。

  艾诚:傅盛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唯有青春不可辜负,谢谢!掌声送给傅盛!我们的论坛到此结束!

  胡明沛:谢谢两位。下午的会议会继续。‍

  公司简介:

  猎豹移动公司(原金山网络)是一家以安全为核心,为互联网用户提供基础应用服务的互联网公司,2014年3月25日,更名为猎豹移动公司。猎豹移动2014年5月8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中国企业电子商务网 版权所有